首 页  | 走进弥渡  | 政务公开  | 网上办事  | 政民互动  | 人才弥渡 网站管理
  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政务公开 > 旅游者 > 民间传说 

 

 

寅街的由来

 

图 鲁志高/   文 刘汉兴   2017/4/3 星期一


    

    寅街又叫天寅街,原名猫街,按地缘排为十二属相中的第三属虎街。因忌讳兽名,故口口相传说猫街。

    猫街本设在今新发村地界,村名平摸店。街面为十字街,南北直通河东村、老鸹棵地(今东武邑),东西小路接小西庄、巧邑。东面山坡脚是个荒天野吧,有股泉水源源不断,供给人们饮用,很方便,古新发村猫街曾历经几个朝代。明朝时期,平模店猫街正处于弥渡坝子东线古驿道上。因青石湾、白云寺等地的诸葛寨、孔明井、美女塘、龙王庙太公钓鱼奇景、观音山滴水洞等名胜古迹,以及观音竹篮背水卖金鱼、金三罐银三罐、美女塘与将军石等传说远近闻名。特别是河东村银槽洞、观音山银矿洞和黄矿产银铜矿的开采冶炼,引得官商云集、马帮歇脚、游客穿梭。故那时的平摸店猫街,小摊小贩不分昼夜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明朝晚期,因朝政不稳,影响了地方经济和冶炼业的发展。民间同时流传着“一根红衣线针别在大青山上”破了法、断了银路的说法。随之三个矿厂先后封洞倒闭、人马相继撤走了。再看猫街也就日渐人烟冷落,慌得猫儿趁毗雄河水干季节,调头跑到毗雌江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三十年河东,四十年河西。说来也巧,这期间天寅地方回来个龚姓大官叫龚渤,此人曾中翰林,在朝廷为官多年,名气很大。而武邑村有个师姓乡绅大户,儿子在成都府作将军,颇有影响。因家庭丰实富有,人称师百万。龚姓官员了解到猫街情况,摆下阴阳八卦,测得地目、登鳌龙王遥相呼应,交汇于武邑村点,正是卧虎藏猫的风水宝地。在与师姓商议后,二人联手发出倡议,重赶猫街。这儿正顺应了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不久,在师家大门外,村子正中,一条南北向街面便店铺林立,往来客商络绎不绝,呈现出一派“山潮水潮人来潮,市新物新景象新”的繁华局面。正是“武东武西虎威震撼,邑北邑南龙门书香”,育得天寅地方风调雨顺、物产丰富,龚师二户人才辈出,出现“六科六解亚当首,九里路上三翰林”的局面。那时龚姓家族能人多、财力雄,扶弱济贫不记账,救死扶伤不惜财。师家开个寿材铺,碰到附近村庄穷人家死了人往往白给棺材还送银,这种风尚传了几代人。因此武邑村猫街吸引了十里八乡的赶街人。后人为纪念他们的恩德还曾立了“和乡碑”。

    清朝咸丰年间,毗江水涨,常常漫过猫街,急得猫往西窜至莘野村小山头,人们只得搬到莘野村小山头赶街。那儿正是龚翰林的故地、史学家师范的家园。莘野村地灵人杰,育得人丁兴旺,村庄兴旺发达,当时的小山头猫街也曾兴旺一时。可是,后来因山头上缺水、加之地头狭窄,商贸往来非常不方便,猫儿不久又搬家到隔条小河箐的风水宝地西山坡脚大地村,莘野村猫街没几年就显得萧条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这会,天寅地方出了个青帮头目,名叫吴吉山,在昆明吃饷。此人确是条好汉,在弥渡坝子很有声望。他与从四川迁居于此而发富的刘姓交好。看到当今的猫街衰落状况,二人谋划一番,决定重整猫街局面。因刘姓有四川的见识,吴姓有昆明的经验,不久,在今邮政所南边地段便开辟了一条街道,人称刘家巷。街道呈南北向,东西两边各栽一行柏枝树,供闲人乘凉;又在南北两端掘地,各镶嵌成一个地龙小井,井口放个土碗供人解渴。吴氏雀笼地摊猴戏台,引来八方观众;刘氏牛羊汤锅杂货铺,招揽远近生意。真是天天猴戏闹街,街街车水马龙,好不热闹。呈现一派“赤水鸡叫黑龙腾,虎山邑寨文墨兴”的景象,被人传为“青帮翠柏赶集市,刘巷龙井摆地摊”的佳话。因外地人总爱拿“猫”打趣大地村人,说“猫赶街”,所以,吴吉山召集本地有名望的乡绅贵族商议,决定取西边菠萝邑景东颇,茶马古道“虎山”之“寅虎”意,把“猫街”改名叫“寅街”。大地村也慢慢被人叫作寅街,从此“寅街”的称呼就一直沿用下来。

    随着商贸生意的不断发展,这期间又从外地迁来不少客商,刘家巷就实在是挤不下了。这些外地人中,最有实力的是石姓二族,一支来自四川纳西,曾做过县正堂,因时局动荡,迁居于此。另一支来自南京应天府,徽州大坝柳树湾。大概因同姓,又都是外来户,便携手联姻,买田置产,很快就兴旺起来。为参与生意,同时解决拥挤问题,在征得吴刘街主同意后,族长石强便在今大庆门西南地段规划出两条人字形街道,作为刘家巷寅街的辅助街。他们从三太子南象鼻山开山取石,请黄家庄马帮托运,街面铺成红砂石地板。街口建筑了别具特色的“大庆门”,门头上方镶嵌了太阳和月亮,象征着福星高照、吉祥如意,这是取自蒙化(今巍山)、云南(今祥云)钟鼓楼街的特长。又在各街口放置一只青石大缸,每逢街子天请人挑满水,放上木瓢,供人饮用,分文不收。“红石地板与古赛,清水满缸解众渴”正是当时寅街的的真实写照。“饮水当思掘井人,尝甜忆苦念宗恩”,待到时局平稳,子孙为感谢其恩德,为他们竖立了“茶壶碑”。

    民国初年,随着生意不断壮大,市场也逐步西移。石姓便在今粮管所处盖了财神庙、集粮仓,方便乡民买卖粮食,解决饥荒。而且,历来每逢大年三十,他们都广施贫困人家三天谷米,周济过千人万众,深得好评。天有不测风云,这时,弥渡及周边活动着一支土匪武装,头领正是洱源焦作洞人和赖毛。和赖毛所到之处,烧杀抢劫、奸淫掳掠、无恶不作,搅得人们鸡犬不宁。因敲竹杠未遂,一夜之间,他便带领喽啰包围刘家巷,抢走所有值钱的东西,然后一把火将其化为灰烬。可惜一个殷实世家、繁华集市就这样被毁了。万幸的是石家仍有个十三四岁的刘老幺虎口逃生,被罗氏收留,隐名姓罗,此后刘罗不通婚。后来,他加入了八属联总乜阳王的部队,找到土匪老巢,带兵围剿,终将其一网打尽,从此寅街太平。这样,寅街的中心就移到了西边,刘家巷小街也逐渐被遗忘了。

    后来,寅街市场不断扩大,往西直到山坡、电影广场,北接到茨芭村(新地村)。真是人山人海、热闹非凡,堪称弥川第一,不愧为“鳌鱼腾空闹虎市,虎威震撼天寅兴”。传言,在八孔桥瓦窑坡,小西庄、蔡家地、白云寺垭口就能看到人流涌动,十里路上就听得到喧闹声。如今,年逾花甲的人对此都还深有感触。

发文机构:县通讯社  

关于我们  使用帮助  联系我们

弥渡县人民政府办公室版权所有

日常维护:弥渡县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电话(传真):0872-8169415 电子信箱:mdxwgzx@163.com

滇ICP备12006259号

滇公网安备 53292502044446号